锺爱保镖

锺爱保镖

26岁的小G在一家外企保卫部门任职,挂名为公司保卫部干事,实际是公司董事长儿子的保镖兼司机,薪金十分优厚。董事长特许他除了每月第一天到公司报到外,每日只要盯紧他家的小雄(董事长的儿子)保证他不犯大事就行了。下午5∶30分左右,小G驾驶的奔驰S320型准时停在S大对面巷子的银行门口--这是董事长当初特别交代的,说是停远一点不会引人注目,天知道奔驰S320开到哪儿都是奔驰S320,说不引人注目才怪。小G走出车内,然後很随便地双手抱胸背靠着车门,侧头向对街校门望去。一双dunhill软面休闲皮鞋,一条棉质休闲裤,和一件套在佐丹奴T恤外的浅绿色棉质休闲西装,以及178 的身高,76 的体重,还有服饰下无法掩饰的用每星期八小时健身房锻炼换来的雄健体魄,足以吸引过往小姐们的目光。短短的五、六分钟就有三位艺高胆大的青春美少女上前与他搭话,前两位藉问路为由,表情也很腼腆,小G尚可忍受。最後那位竟然於问路时故意失手掉下唇膏,在弯腰捡拾的过程中,鼻子还无意间碰巧沿着小G裤前微鼓的男性突起滑过。小G气愤地当时就甩手给她一记耳光,不管路人诧异的眼光伸出左手(小G的双手受过训,左右手力道相等)拽住她的领子,正要海扁时,眼角馀光忽然瞄到对街校门前一群看来也和他同样准备海扁某人的高中生,小G只好为了董事长儿子的安全饶恕手上这个胆敢捻他虎须的娘们儿,健步向校门走去。这时小雄低着头刚走出校门,立即被别人守株待兔,一顿好扁。一边扁,一边骂∶「死衰仔,死鸭子,死龟公。你秀逗了,干!┅┅」诸如此类。小G立刻跑步上前凭着当侦察兵时练就的散手擒拿术,将被扁的小雄从人群下抢了出来,搀回车内。回到车内,小G直接开往医院,在半路上小雄发现不是回家的路後,一下子慌了神,带着哭腔央求小G∶「G哥,我哪也不要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家,我要┅┅回┅┅家。」一句话未了,已泣不成声。小G则说小雄伤得不轻,一定要去医院。小雄听後急得哭声更大,口中止不住地衰求。小G听後,知道小雄一定有什麽理由或苦衷,已决定不送医院,可听着小雄不停的哀嚎,以及死命抱着他手臂,并把头埋进他怀里的感觉,却让他越加兴奋。车子直驶到医院门前,小G假意拉小雄去就医,小雄两手拼死抱着小G胳膊不放。终於小G假装软下心来,拍着小雄的头说∶「告诉G哥,为什麽挨揍?」小雄又哭了好一阵,才低头小声说∶「G哥,其实自打半年前你当了我的保镖与我住在一块後,我就发现自己开始不对劲,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喜欢上┅┅了┅┅你。」又继续抹眼泪。小G听後心头暗喜,他自己就是一个Gay,从服兵役时起就爱看队友们的裸体,还交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军中炮友,而且尤喜SM一些长相俊俏、身体偏瘦的新兵同志,此嗜好一直未改。小雄今年19岁,长相极其俊俏,尤其是那一双大眼很像女明星梁咏琪。身材174.5 ,52 ,走起路来很轻,整个人有一种大家闰秀才有的气质,很喜欢对人笑,特别是对小G自己。「从你来之後,」小G的思绪被小雄打断∶「我的一切都添上了你的影子,甚至┅┅甚┅┅至打手枪时我都想到你的肉棒。我今天在班里想了一上午G哥的样子。中午在男厕里见到一位学长,从侧背面看很像G哥,我迷迷糊糊地上前摸了一下他的肉棒,他说放学後要我好看,然後G哥就知道了┅┅」小雄低着头不再言语了,样子像刚偷了糖後被抓住的小孩子。小G把车子开回了董事长为了让小雄更静心用功而给小雄买的小别墅。小G下车开门,小雄低头跟在後面。进屋後,小G让小雄先脱下衣服,自己进了浴室,小雄以为小G要给他擦药水,便脱掉了上衣。这时小G从浴室里出来,看见上半身又紫又青的小雄还穿着长裤,便以命令的口气说∶「全脱光,快!」自己也开始脱衣服。小雄一时楞住了,後来是小G自已脱完後帮小雄脱光的,然後小G把小雄抱进了浴室。浴缸里放满了摄氏37度的温水,小G让小雄背靠着自已的厚实的胸肌,并温柔仔细地用毛巾擦洗着受伤的小雄;小雄则用牙轻噬着G哥左右臂的二头肌,还不时用舌尖舔着G哥两臂上浮现的血管。小G只觉着一股热气直往上窜,老二一下子便硬了,足有七寸长,电棍一样粗,小雄只觉背得有一根火棍直顶自己,口中吞了一口唾液。小G在小雄後面察觉到了,用右手粗短壮实的食指放在小雄的两唇之间,拔动着两片暗粉红色的嘴唇,同时温热的左手捂住了小雄整支肉棒和两颗肉丸,熟练而有节奏地给予柔缓的挤压、揉捏。小雄的肉棒逐渐变硬,但G哥的手劲实在太大,小雄的肉棒一直处在半坚半柔的状态,小雄想伸手移开G哥放在他老二上的手,但此刻他的双手被G哥的两腿压紧在浴缸边,小雄已不能用手给自己痛快地放一炮,就连完全让老二变硬也不可能了。小雄又爽又痛,两腿不停地夹紧放松,希望能藉此舒缓老二的痛楚,但根本没用,小雄只觉得G哥手劲越来越重,但只加在肉棒上,而不用力揉肉丸,小雄知道G哥是怕弄伤自己,心里不住感激。这时G哥则在小雄耳边用热气和牙齿折磨小雄的耳垂,并问小雄∶「你真喜欢G哥吗?」「真的,一辈子都喜欢您。什麽都听您的。」小雄忙表示忠心不二。「那麽,我就让你如。在你考上大学前的两年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但不包括财产。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性宠物、性奴隶,你不能提任何要求与条件,知道吗?如果意,就含下主人我的手指吧!」小雄听後,立即将主人放在自已唇边的食指含下,并且仔细地吸吮,还用舌尖舔净了G哥的指甲缝,然後转过头,恭敬地请求∶「主人,让我服侍您的肉棒吧!」「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到了小雄的脸上,G哥右手板着小雄的下巴,对惊恐的小雄说∶「以後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许说话的,你只能在回答『是,主人』的时候才准说话,懂吗?念你初次犯规,就不大力罚你了。从今天起,晚饭你来做,今晚我来烧菜,这个月你是贱狗,名叫『阿贱』,每晚睡觉时必须含着主人的肉棒,好,就这麽办,现在去做饭吧!我卧室书桌左面中间的抽屉里有一张奴隶守则,在入睡前我要你背下来,去吧!」小雄一边做饭,一边努力背颂,终於在饭好前记下了全文∶你必须忘记你是谁,你要记住的就是∶你是我忠实的奴隶,你的全部任务就是毫无条件地服从并执行主人的命令,并尽一切努力使主人高兴。下面的规定是你在这所房子里必须要遵守的∶一)要称呼我为「主人」,称呼自己为「小奴」。二)永远赤身裸体,一丝不挂,除非主人另有指示。三)保持身体清洁。四)回答主人的提问时要回答「SIR,YES SIR」或「是的,主人」。五)必须跪着用餐,而且要在主人用餐完毕之後。六)随时并情地接受来自主人的任何虐待。七)┅┅八)┅┅以上规定如有违反,必将遭到严厉的惩罚。饭好後小G出去买了几样卤味、一打啤酒当做晚餐,用餐时,G哥让小雄像小狗一样跪在主人椅边,只吃白饭,想吃菜时必须学小犬的吱唔声,等主人赏赐一片肉。小G把肉片平放在手上,不准小雄用牙齿,只许用舌舔着吃,小雄吃得很费力,以至於後来小G逗着喂小雄吃了两个多小时。然後小G拿出一听啤酒,吩咐道∶「阿贱,想喝的话,先得给主人把肉棒舔爽。快!」「是,主人。」小雄口渴至极,便上前替主人脱下裤子,将主人双脚扛上双肩,用双手掌心托着主人的肉丸,从马眼舔起,一直吞至根部,用心啜弄,不多久,从不自己给自己打枪的小G便射了小雄满口。小G要小雄把酒和精液一同喝下,小雄同时品味着腥辣甜辛咸,心中充满了被奴役的快感。喝完後便低头等待主人指示,小G从楼上自己卧室取了一些物品下来,然後给小雄劲部套上了铁链,牵入小雄的卧室,让小雄两腿张开,小雄照办,却感觉到主人的中指正在他後门做活塞运动,虽然小雄感到主人用了润滑油,但从未开拓的直肠已抽动厉害,可又不敢叫痛,只好发出「嗯呀┅┅嗯呀┅┅嗯呀┅┅」的呻吟。小G听後更加兴奋,抽出中指,猛一用力,将一支大号人造阳具推入到只剩根部,接着给小雄早已硬透的老二套上快活套,接上电源开至最大,告诉小雄,今晚必须保证两样东西使用通宵,然後让小雄用嘴含好主人的肉棒便一头睡下。小雄则用左右手顶住前後方,在强烈的振动下,虚脱地用头枕着小G健美的大腿内侧,口含住小G的老二,准备熬过漫漫长夜┅┅心猿意马歧志殊,虚浮人世自孤独。花雨时节匆匆过,漫漫长日增蹉跎。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